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,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,请升级您的浏览器
欢迎您
登录 | 注册

顺峰山语

天鹅塘(小说)之结局篇

  • 发表于:2019-10-30 09:48
  • 已有 279 次阅读

天鹅塘(小说)之结局篇


刘 维


(六)


    麻春元假日护鱼工的角色干得非常漂亮他除了卖力巡塘、及时报告鱼情外,得空还帮着割草。大概是郭槐老汉去麻岭村那阵子,麻春元给了老汉温良恭俭让的好印象,等到他们再次见面时已十分投缘。往后的日子,他俩竟能爷孙般的协调。麻春元言必称叔公,郭老汉话必及春元。麻春元说服胖墩和乌鸦嘴不要像尾巴那样跟着他,要他们耐心等待网鱼上市的日子。麻春元每到天鹅塘上岗的时候,总爱把家里的大黄狗带上,待到大黄狗也把郭槐老汉视为叔公之后,他便毫不犹豫地令大黄狗留在茅舍充当老汉的得力走狗。

 
    
腊月,网鱼上市的日子临近,素梅骑上自行车,一会跑县鱼苗场,联系渔工拉网捞鱼的事宜;一会跑镇上的鱼档,联系买主,签订供需合同:一会又跑麻岭村,邀请村长和出纳、会计帮着看场,当然,她也正式通知了胖墩和乌鸦嘴到时前来天鹅塘。

 
    
网鱼上市的日子定在大年28,素梅把分工情况列成表格,复印后分发到每个参与人员手上。一看表格,他们的工作便一目了然:素梅收款;老汉保安;村长、会计过称;麻春元登记;出纳、胖墩和乌鸦嘴拣杂鱼。


    
大年28这天,天鹅塘畔人头涌动熙熙攘攘。麻岭村男女老少赶圩似的几乎全都看热闹来了。当渔工把一网网大鱼捞起倒入大桶搬上坡地的时候,人们忘情的呼叫声彼起此伏不绝于耳。大概这该是麻岭村人对天鹅塘的依恋情结吧


    胖墩和乌鸦嘴埋头苦干,在出纳的指挥下,把一条条杂鱼从大桶里分拣出来,再放进素梅要求村长他们从家里挑来的水桶里。 


    
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,太阳还未下山,20亩塘鱼全部网了上来,卖了出去。剩下七八百斤杂鱼,素梅发话,让麻岭村人挑回去!让村长分给各家各户过大年!一时间,麻岭村人手舞足蹈欢呼雀跃,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他们自己那捕鱼节的情景中去了。麻岭村人很会自我欣赏自我表现,他们并不掩饰他们对素梅这一举措的欢迎和好感。

 
    
郭素梅家承包天鹅塘的头一年,除却成本,幸运地赚了三万多元。老汉半是欢喜半是心疼。欢喜的是,担惊受怕了一年,总算有了比预料还好多了的回报;心疼的是,在眼皮底下让麻岭村人挑走了那么多鱼,这些鱼,少说也值三千元呢!他不知道女儿为何要出此惊人之举,他只知道女儿必定有她的理由。他自己说服了自己,没有发表半点怨言。

 
    
隔年。 
    
初秋,麻春元正式到了天鹅塘养鱼,给素梅家打工。深秋,一对白天鹅从北方飞来,先在松林上空徘徊,后来就落在天鹅塘的水草丛中。天鹅把长长的脖颈伸入水中,专注地寻觅着什么;继而又把脖颈高高扬起,向天而歌。麻春元看得发呆,愣了好一会才跑过草地那边,把他的新发现告诉郭槐老汉。老汉赶过塘畔一看,对麻春元说,这是稀有的白天鹅,贵客,你我得好好保护它们,不能惊扰它们,让它们在此安安稳稳过冬。这样,它们以后就会年年回来看望我们了。老汉说天地间有不少物种,是要在遮掩和秘密中才能生存和延续,一旦无遮无掩地暴露了,这物种就要衰败以至灭绝。天鹅便是如此。你和我注定要把天鹅的秘密深藏心间了。麻春元问:要是素梅姐问起呢?“老汉说:你就说,这是我春元从家里带来放养的变种白鹅。”麻春元又问:要是别的人问起呢?”老汉说:你就说,这是郭老汉从家里带来放养的变种白鹅。麻春元再问:要是他们不相信呢老汉说:你就说,信不信由你,事实就是如此。麻春元还问:这算不算撒谎呢?”老汉说:这不是撒谎,这是遮掩。为了不出卖天鹅,你和我的遮掩就是必要的。


    
郭槐老汉继续说,由此及彼推而广之,人世间也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需要遮掩和保密。比如,你到我家来打工、我家在此承包天鹅塘,不管现在有多少人知道了,我们都得千方百计防止让更多的人知道。不这样遮掩,我家将承包不下去,你的这份工也打不长了。


    
麻春元心里蓦地冒出一个与天鹅、天鹅塘毫不相关的问题:今天,郭槐老汉怎么会像个智者和哲人呢?


   
温暖的太阳照在天鹅塘,天鹅塘里一片水汪汪。


发表评论 评论 (11 个评论)

删除回复

关闭

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?

编辑

关闭

举报违规

关闭
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,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。
请填写举报理由(最多150个字符):

回复

关闭